疯狂的人类复活计划:逆转脑死亡,是科学还是鬼扯?

疯狂的人类复活计划:逆转脑死亡,是科学还是鬼扯?

 一项有争议的实验,试图将20例已经脑死亡的患者复活

从基因编辑到头颅移植,医学科学从来没有表现出如此的局限性。现在,研究者开始关注另一个非凡的课题:逆转脑死亡。

虽然这听起来像个故事,但是科研人员已经开始着手于恢复已经死亡的大脑内的神经元的活动。

这项概念性的研究是Reanima项目的一部分,它由两家公司共同参与:Bioquark, Inc来自于美国,Revita Life Sciences来自于印度。

这项研究今年晚些时候开始。本实验将会招募20位由于脑外伤已经发生脑死亡的患者,这些被研究者由于得到心肺和营养支持,身体仍处于生理性存活状态——这个模型我们称之为“活死人”。

每位参与者年龄为15-65岁,自愿捐献遗体,并签署书面知情同意书。

研究者——包括Bioquark公司CEO Pastor——将会尝试各种各样的、前期有研究表明具有神经再生能力的技术,以及联合应用一系列能刺激昏迷患者中枢神经的工具。

应用这些“组合技术”研究者希望能让患者从脑死亡状态转变到昏迷状态,有效的复活患者的大脑。

毫无悬念,这项提议遭到了很对非议。去年来自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中心的一篇文章刊登在《急救护理》杂志,作者Ariane Lewis 和 Arthur Caplan。他们认为这项实验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和“近乎骗子行为”

Pastor是如何回复这项批评的哪?“一百年前他们对心肺复苏和器官移植也提出类似的疑问,但是反观现在我们做的更好、走的更远”

我们仔细研究一下Pastor和他团队所研究的该项目背后的科学性“让死亡的人复活是真的可行吗?”

什么是脑死亡?

“大脑不可逆的所有的功能的丧失称为脑死亡,包括脑干”,脑死亡是脑损伤的所致。可能发生在脑外伤,中风,缺血缺氧性脑病。

疯狂的人类复活计划:逆转脑死亡,是科学还是鬼扯?

脑死亡的定义是完全的、不可逆的大脑功能的丧失

脑死亡是法律定性死亡的依据;脑死亡后我们的身体的活动也会很快停止,如呼吸,心跳,吞咽。

宣布脑死亡意味着大脑神经反射的丧失—如瞳孔对光反射,面部肌肉收缩—脱离呼吸机将不能正常呼吸。还有其他的一些实验也可以诊断脑死亡。

不要混淆脑死亡和昏迷两个概念。昏迷的病人是无意识的,但是大脑功能依然存在,他们还有好转的可能性。

脑死亡的患者,被认为脑功能完全丧失,目前还没有办法逆转脑死亡。

Pastor和他同事进行这项这项实验的第一步是神经再生和神经功能的重现。他们始终相信有一天能够实现大多数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临床死亡病人的复活。

脑死亡逆转尝试

临床实验包括四个阶段。脊髓中注入干细胞,干细胞能分化成其他不同种类的细胞,包括神经细胞。

疯狂的人类复活计划:逆转脑死亡,是科学还是鬼扯?

研究人员计划分四步对临床脑死亡的患者做神经复活

“干细胞是初级的,可操控的,自体细胞,成人干细胞由脂肪和周围血液组织衍生而来。干细胞在再生过程中扮演“砖”的作用”Pastor在《今日医学新闻》上说。

同时还会注入一种肽类,称为BQ-A—取自卵子,卵母细胞或者卵子的细胞质—Pastor说这个肽在再生过程中扮演“蓝图”和“灰浆”的作用。

这个多肽还能帮助神经生长,Pastor解释说,干细胞注射后,BQ-A能帮助重组和修复注射周围组织。同时它还能帮助清除周围坏死组织。

一旦以上步骤完成,随后即应用适度的神经刺激技术和经颅激光治疗技术持续15天,以促使新生的神经元相互联系。

“简单来说,我们的技术不是“一个神奇的子弹”,任何单一的技术和药物手段都将会失败。因此,我们将联合这些各种各样的技术”Pastor在MNT上说。

最后,每位参与人员将会在重症监护室持续监护。特别是患者的脑功能,脉搏,血压,呼吸变化,氧饱和度。

“我们的主要希望是,这个试验将告诉我们,深度昏迷和不可逆昏迷之间的“灰色地带”确实就是“灰色”。应用这些21世纪重生医学,可以将患者的状态逆向转变以拯救生命,同时为治疗广泛意义的昏迷患者,植物人,闭锁综合征等开辟了新的篇章”Pastor说。

“另外,”他补充道“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实验确定关于人大脑“更深层”的问题”

证据展示

Pastor及其同事所应用的四种技术,每个技术都可能改善脑功能。研究显示干细胞治疗和经颅激光治疗可能有助于脑损害修复。

此外,研究者发现适度的神经刺激有助于昏迷病人的复苏,而经颅激光疗法可改善神经退行性病变的预后。

但是这些技术联合起来是不是能复活脑死亡患者?一些研究者表示怀疑。

逆转脑死亡能否梦想成真?

“根据脑死亡定义,神经系统的死亡必须是整个大脑的不可逆的功能的丧失,包括脑干。但是事实上神经系统的死亡是可逆的,因此这是自相矛盾的” Caplan and Lewis在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

与Caplan and Lewis相呼应,英国卡迪夫大学医学教育中心神经科研专家Dean Burnett博士在《电讯报》上说“然而,近几年大多数的研究认为,人的大脑和神经系统不是固定的和不可修复的,脑死亡很轻易的被复活,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和对神经科学的理解,一切看起来很牵强。”

疯狂的人类复活计划:逆转脑死亡,是科学还是鬼扯?

大多数的人认为逆转脑死亡是牵强附会的

面对这样的质问,Pastor告诉MNT,近几年有大量的文献报道脑死亡复苏成功的案例。其中,一个10个月大的婴儿在宣布临床脑死亡后15小时却开始呼吸。

“虽然争议和争吵难免,结果也不明朗,但是我们仍相信前景光明,对一些严重的意识障碍患者来说,这项研究并不是非黑即白。还需为以后的研究寻找更重要的线索。”Pastor说。

Pastor和他的研究团队对这项研究受到如此的批评并没有感到惊讶。“这些事从来没有人尝试过,它对意识障碍来说是非常极端的。大多是的人看来这是个非常牵强的项目,但是确实事实真切”

“然而,“非常牵强”这样的评论在神经科学领域中是我们预料到的。坦白的讲,当我们坐下来解释我们的想法时,听起来非常搞笑。我们就是让这些人转变看法“哇,这看起来仍然很牵强,但是你最终用了正确的方式实现了它””

伦理问题

研究者关注的其他问题还有伦理方面。根据他们的评论认为脑死亡逆转“没有科学依据”Lewishe Caplan表示:“神经系统复苏可以让脑死亡患者的家属产生一种似乎可以治愈的残忍的假象。这可以使患者家属认为人脑是可以再生的”

Pastor有力的反驳了这些言论:即使已经批准临床使用的药物也会给患者带来“错误的希望”

疯狂的人类复活计划:逆转脑死亡,是科学还是鬼扯?

来自批评者的意见:认为这项技术可能会给脑死亡病人的家属带来无谓的希望

“为什么那?因为基于临床实验标准登记已经在2017年有了实例,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整合了药物基因学好,更重要的是毒理基因学的信息——所有的最终投入市场的治疗疾病的药物,也仅仅能治疗很小一部分的人群”Pastor告诉MNT。

“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但是制药公司却不会说出真相——我们不是提供错误的希望——而是希望”

另外一个伦理问题是实验时患者的脑神经处于一个什么状态。实验的目标是让患者从脑死亡状态转变到最低意识状态或者昏迷状态。一些批评的言论认为让病人转变为这样的状态是不道德的。

“除了这些不喜欢的言论,还有人认为把脑死亡病人转变为昏迷状态,并不会给患者带来有质量的生活,而且会增加卫生系统的花费”Pastor说

“我们认为这些批评是荒唐而滑稽的,是否脑死亡病人比昏迷的病人有更好的生活质量是永远不会争论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能成功的进行这项划时代的科学逆转,而我们却停止实验,不尝试着让患者从意识障碍状态转变为最终的觉醒状态,那我们的行为就是愚蠢之极的”他补充说道。

“这项工程每年约花费7万亿美元,我们认为这对昏迷的病人来说并没有增加负担”

脑死亡问题可能会比癌症更先解决

毫无疑问Pastor和他的同事的提议是令人惊奇的,目前,当我们还没有找到治愈癌症的方法时,逆转脑死亡似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Pastor相信不久逆转脑死亡就会实现。他说癌症和和其他一些疾病涉及多个生物过程,是复杂的网络工程。

“脑死亡不是简单的,相比较而言它仅仅是一个终极的,已经明确定义的结束监护的状态,致使我们更容易朝我们的目标发展,或者修饰我们的方法走向成功”他说。

“脑死亡的第一个阶段在癌症之前将会被解决”——Ira Pastor

如果复苏计划的第一个阶段能够成功,Pastor说,我们将试图恢复患者的呼吸和心跳。他补充道“现在的研究对象不再是技术上已经死亡的人,下一阶段继续让意识障碍的病人最终转换为觉醒状态”

Pastor和他的研究团队希望明年,能完成第一阶段任务。把病人从死亡中拉回来,这个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肯定能完成。


参考文献: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2742857?ter
http://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179837.php
http://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307076.php
http://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173655.php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118884//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772257/
http://www.medicalnewstoday.com/info/stem_cell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5664378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270070/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118884/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118884/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ieau.com/articles/2017084237

(13)
上一篇 2017年8月27日 10:22
下一篇 2017年8月29日 10:05

相关推荐

  • 二甲双胍可以抑制乳腺癌干细胞

    乳腺癌是女性中发病率最高的一种癌症。尽管预防、诊断以及治疗上都有了极大的提高,但在女性肿瘤死亡率中仍排在前列。目前临床上,乳腺癌根据雌激素受体 (ER)、孕激素 (PR) 和人表皮…

    2017年4月24日
  • Genome Biology:上海交大团队在雌性生殖干细胞研究中取得新进展

    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和Bio-X研究院的研究人员通过对小鼠雌性生殖干细胞表观遗传修饰谱的研究,发现了决定小鼠雌性生殖干细胞基本生物学特性的表观遗传调控机制,这一研究成果…

    2016年8月3日
  • 科学家发现影响记忆力的原因

    美国国家基础生物学研究所副教授诺布尤基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RNG105与长期记忆相关。 RNG105是突触附近的一种蛋白合成因子,它与神经元之间信号的传递有关。端脑和下丘脑RNG1…

    2017年11月28日
  • 信心越大的人,成功的几率越大

    人类作为进化的造物,不仅拥有发达的智力,还具备最为丰富的情感。即使面对相同的外部压力,“充满希望”的正性情绪或“绝望”的负性情绪可能导致截然不同的身心表现。目前,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

    2016年7月15日
  • 美国干细胞交易及临床应用风险

    干细胞的临床应用是一项强制和掠夺性的商业性计划,医院常通过发薪日贷款和Shkreli-esque药品定价的方式向患者兜售干细胞。这些医院在售卖干细胞的同时也是在售卖危险,并且价格非…

    2016年7月2日
  • 男人和女人的大脑有何不同?

    在这个公平的世界里,薪酬差距,性别工具,对于这两种生物性别,一个核心问题仍然存在:男人和女人的大脑神经连接是否有所不同?如果是,那么是怎样的一种关联? 很多研究试图探寻男人和女人大…

    2017年11月6日
Copyright © 2016-2021 沙鸥科报 版权所有 - 沪ICP备1704497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