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4年 康熙 年间台湾发生大地震,是哪个构造活动造成的?

康熙 三十三年甲戌年(西元1694年)农历四月 台北盆地发生一次大地震。台湾活动构造广布,那么到底是哪一个构造活动造成的这次地震的呢?供职于专业机构的小说家为你梳理历史,找出地震的元凶。

“张大云:「此地高山四绕,周广百余里,中为平原,唯一溪流水,麻少翁等三社,缘溪而居。甲戌四月,地动不休,番人怖恐,相率徙去,俄陷为巨浸,距今不三年耳。」指浅处犹有竹树梢出水面,三社旧址可识,沧桑之变,信有之乎?”

——《裨海纪游》

康熙三十六年(西元1697年),身负采硫重任(及旅游兴致)的郁永河历经险阻,耗费20日,终于从府城抵达北台湾。此时,管辖淡水社的汉人通事张大作为在地向导,揭开一件台湾历史上极度神秘的地震事件——甲戌年(康熙三十三年,西元1694年)农历四月,台北盆地内『地动不休』,当时居住盆地内的平埔族人感到恐惧害怕,纷纷迁徙到其他地方;不久后,台北盆地『陷为巨浸』。不知,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康熙台北湖」?

康熙台湾舆图(国立台湾博物馆)
康熙台湾舆图(国立台湾博物馆)

「康熙台北湖」到底存不存在?许多人是宁可信其有的。〈雍正台湾舆图〉(推估年代约为清雍正五年至十二年间,西元1727至1734年)中,台北盆地内那广大的水域,一目了然!此外,《诸罗县志》(康熙五十六年刊行,西元1717年)亦提到,台北盆地为汪洋大湖。直到〈乾隆台湾舆图〉,台北盆地才重见天日。因此,若从1694年开始算,这个「康熙台北湖」至少存在33到40年呢!

不过,奇怪的是,跟「康熙台北湖」时代更接近的〈康熙台湾舆图〉(推估年代约为清康熙三十八年,西元1699年)和《台湾府志(高拱干版)》 (清康熙三十五年刊行,西元1696年)中,台北盆地内只有河流、没有大湖。虽然有学者提出〈康熙台湾舆图〉中淡水河道异常宽广、关渡附近绘有海舶(可航行于海上的中式帆船)等论点,认为「康熙台北湖」仍然存在(林明圣,2013)。但康熙四十八年(西元1709年),汉人首度以〈陈赖章垦号〉向官方申请进入台北盆地开垦,申请的范围遍及台北盆地各处——这不免让人怀疑,如果当时台北盆地是一片大湖,那些汉人去哪里开垦呢?捞鱼捕虾还比较合理吧?因此从历史文献的角度来看,「康熙台北湖」存在与否仍极具争议性。

接下来,江湖地科男(这次由笔者自己扮演…喂!)又要登场了。

山脚断层,位于台北盆地西侧,平原与林口台地、观音山的交界处,大致呈东北—西南走向,往东北方延伸到关渡、大屯火山下方,甚至到达金山外海。由于山脚断层为正断层,若一旦发生错动,位于上盘的台北盆地将会下陷!正因为数十万年来山脚断层的的多次活动,形成了台北盆地,也毫无疑问成为神秘的「康熙大地震」、以及「康熙台北湖」形成的最大嫌疑犯!

不过,一位称职的地科侦探,不会随便对断层做出「有罪推定」,仍会谨慎调查山脚断层错动的证据,才能理直气壮的对山脚断层「起诉」。但都已经是300多年前的事了,要怎么找出证据呢?学地质的地科侦探找了学者在山脚断层两侧钻取岩心的定年结果,发现最近一次山脚断层大规模错动的时间约在8400年前(Huang et al, 2007)——喔?可是300多年前的台北湖,到底和山脚断层有关吗?

另一方面,地科侦探找到了另一个研究,它先设定山脚断层可能发生地震的规模大小、位置、深度及断层破裂长度、滑移量等诸多参数,再以数值模拟程式跑出各种情境模拟结果。结果发现,至少要规模7.0以上的大地震——这也意味着山脚断层全面启动(?)全部错动(O)——才能让台北盆地产生明显下陷位移量(王以旻,2013)。但规模这么大的地震,灾情绝对不可能只限于台北盆地内的平埔族村社,新竹以北都会感受到强烈震动,淡水的震度至少达到6级以上,灾损必定相当严重(郑世楠,2011 );然而,无论是《台湾府志》或《裨海纪游》,都完全没提到淡水的震灾(或赈灾)状况,这就怪了…

推论至此,关于1694年那次神秘的地震事件,山脚断层大规模错动的「嫌疑」差不多已经低到难以被「起诉」了。不过,这可不一定是好消息。若我们相信同一条断层发生大规模错动的事件有周期性的话,山脚断层下一次大规模「犯案」的日子,不确定性有点高,只能说山脚断层我们猜不透你啊!(抓头) 

话说回来,谁说台北盆地内的平埔族感受到「地动不休」的「嫌疑犯」,只有大规模错动的山脚断层呢?我们把大规模错动的山脚断层当作嫌疑犯A好了,江湖地科男眉头一皱,发觉案情并不单纯(喂这是李组长的名言吧)——可能的「嫌疑犯」还有三个!

嫌疑犯B:震央在台北盆地以外的大地震。1986年花莲外海地震,造成中和华阳市场倒塌。1999年921集集地震(今年刚好20周年…),当时的台北县市也有数栋大楼倒塌。近震央的灾情当然更为严重,但遥远的台北盆地因建筑灾害导致许多伤亡的案例,所在多有。

嫌疑犯C:隐没带震源较深的中大规模地震。2018年1月17日,在台北地区下方约140公里深处发生一起规模约5.5的地震,一时引起许多人担忧是否引起大屯火山爆发——不过大屯火山的岩浆库位于地下约20公里处,难有直接影响——但确实足以让人感到不安了。值得一提的是,台北地区下方在1909年4月15日还发生过深度约80公里、规模约7.3的隐没带地震!

嫌疑犯D:台北盆地附近(包含山脚断层)的中小规模浅层地震。2009年10月20日,大屯山区下方曾在1小时内连续发生4起规模3.0上下的浅层地震,最大震度2级其实不大,但连续发生的当下确实容易让人产生「地动不休」的感受。另外,2005年12月5日的规模3.7地震、2014年2月12日的规模4.2地震,最大震度达到4级,可能让人感受较为强烈(至少这2次都让位于震央附近的笔者剉到了),但后续没有更多有感余震。

嫌疑犯B、C、D,究竟谁才是1694年那个引起「番人怖恐,相率徙去」的元凶呢?根据江湖地科男对嫌疑犯B的了解,虽然1694年时汉人多聚居于台湾南部,但中北部许多平埔族村社都已经有汉人通事进驻,若大地震发生在台湾中部,官方缺失纪录的可能性不高。但若大地震发生在宜兰、花莲一带,即使灾害严重,外界确实有可能一无所知;不过,宜花一带的大地震不时发生,久居台北盆地的平埔族应该不至于对这类震动感到陌生,若出现「地动不休,番人怖恐」的情境,主震之后还必须发生多起大规模余震(举例来说,像是921主震后一星期内还发生8起规模6.0以上余震,那时居住台中的笔者真的被摇到怕)…这样的主震—余震序列应该是相当可怕的,至少全台有感,然而历史地震学者目前为止并未收集到相关史料。因此,嫌疑犯B的可能性——不高!

那嫌疑犯C呢?隐没带震源较深的中大规模地震,虽然主震来袭时会令人害怕不安,感受到震度的区域范围也比较广,但通常余震不多(其实还是有,只是人类在地表不容易感受到了)。因此,嫌疑犯C的可能性——低!

至于嫌疑犯D,虽然有仪器纪录以来的连续地震规模、震度都不大,但却是在排除嫌疑犯A之后、另一个有能力在台北盆地制造「地动不休」的嫌疑犯!若规模再大一些,无论是主震—余震序列、或群震序列,都足以让居住在台北盆地内的「番人怖恐」,但影响范围却只局限在台北盆地一带,淡水不至于产生灾情。所以,嫌疑犯D的可能性——高!

这时苗栗石虎郎(谁啊?)提出质疑了:「但是嫌疑犯D终究不是大地震,再怎么样都不可能造成台北盆地陷落,你要怎么解释郁永河看到的「康熙台北湖」咧?」
「欧吉桑,我推理的是1694年发生在台北盆地那起让平埔族人逃离家园的神秘地震事件喔!当然,推理至此,差不多已经证明这起神秘的地震事件不至于大到直接造成山脚断层陷落、形成「康熙台北湖」了。至于「康熙台北湖」究竟存不存在呢?……」江湖地科男陷入沉思:「大地震、海水入侵、堵塞关渡河口的可能性都一一被排除了,剩下的可能性是什么呢?或许1697年郁永河北上途中遇到的连续大雨,以及台北盆地只有关渡这个狭窄排水口的地形特性,可以当作进一步推敲的线索…不过,那已经超过这篇文章的范围了,就推理到这里啰!」


参考资料:
国立中央大学地震灾害链风险评估及管理研究中心(E-DREaM)
1696,高拱干,《台湾府志》
1697(游台时间),郁永河,《裨海纪游》
1699,《康熙台湾舆图》
1717,《诸罗县志》
1727,《雍正台湾舆图》
2007,Huang, S.-Y., Rubin, CM, Chen, Y.-G. and Liu, H.-C. Prehistoric earthquakes along the Shanchiao fault, Taipei Basin, northern Taiwan, J. Asian Earth Sci., doi :10.1016/j.jseaes.2006.07.025
2011,赵 丰,康熙、台北、湖,《科学人杂志》
2011,郑世楠等,1694年台北地震与1867年基隆地震的探讨,《土木工程与物业管理研讨会会议论文》
2013,林明圣,三百多年前的康熙台北湖,《台湾博物季刊》第32卷第1期
2013,王以旻,山脚断层情境地震模拟之研究,文化大学地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2019,徐毅振,《康熙台北湖》

作者简介:
徐毅振,《康熙台北湖》小说作者,毕业于中央大学地球科学系、台湾大学海洋研究所,现职为中央气象局地震测报中心技佐。

原文标题:如果有「1694年康熙大地震」,那凶手会是…?


694年
「震識」是由中央大學馬國鳳教授與科普作家潘昌志(阿樹)共同成立的地震知識部落格,我們希望透過淺顯易懂的分享方式,讓地震知識走入日常生活中。Facebook 页面,Blog 主页

本文来自震识,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沙鸥科报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Copyright © 2016-2020 沙鸥科报 版权所有 - 沪ICP备16025919号